厄瓜多尔财税改革引发大规模抗议-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厄瓜多尔财税改革引发大规模抗议

综合编译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9年10月18日   01 版)

    10月13日,基多街头一片狼藉。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10月13日,防暴警察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与抗议者对峙。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抗议民众“占领”首都

    胡安·奥斯库从他的农场出发,花了6个多小时,靠徒步和搭顺风车跋涉近百公里,终于到达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连续3个晚上,他都睡在市中心庞大的国有建筑“文化之家”外的木制长椅上。这里是数日内抵达首都的成千上万名抗议者的临时营地。

    “我们站起来,用统一的声音说:‘够了,总统先生!’”奥斯库告诉美国《华盛顿邮报》。这名自耕农来自基多南部高原地带的土著社区。

    10月14日,基多街头的抗议示威仍在继续。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2日宣布将进行一系列改革,包括增税、放宽劳动法、削减公共开支,并削减已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燃料补贴。这引发了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些紧缩计划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施以援手的条件。由于10年来的高支出财政模式和国际油价下跌,产油大国厄瓜多尔如今债台高筑,面临640亿美元的债务和100亿美元的年度赤字。莫雷诺计无所出,向IMF申请了42亿美元的紧急贷款。

    为了满足IMF的要求,政府取消燃油价格补贴,导致最主要的汽油品类价格从每加仑(约合3。79升)1。85美元骤升至2。39美元,柴油则从1。03美元升至2。3美元。油价牵一发而动全身,恐慌和投机导致全面的价格飙涨,包括木瓜在内的商品价格翻了一番,甚至更多。

    从安第斯山脉的城镇、村庄到亚马孙雨林深处,饱受贫困和公共服务不足之苦的厄瓜多尔土著人被激怒了。美联社称,成千上万的舒阿尔人、萨拉古罗人、盖丘亚人等原住民涌入首都。在数千名抗议者的支持下,他们在“文化之家”、邻近的国家公园和3所大学中安营扎寨。

    首都的街道和农村的高速公路被抗议者封锁,他们占领了政府大楼、油田、水处理设施和一座水电站。据英国《卫报》报道,10月3日,莫雷诺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并于7日将政府南迁430公里,搬到港口城市瓜亚基尔。

    截至12日,安全部队与抗议人群的冲突已导致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至少680人被捕。官方估计损失超过10亿美元。

    形势严峻,但莫雷诺拒绝恢复燃油补贴。《华盛顿邮报》指出,前总统科雷亚多年的过度支出已令国家破产,如果向抗议者让步,对莫雷诺“纠偏”的努力将是重挫。

    “有必要纠正严重的经济错误。”莫雷诺说。

    抗议者想“接管”国家机构和油井

    在一家剧院外,戴红色橡胶鼻子的小丑给大笑的孩子们唱了支歌。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他们头上盘旋。

    志愿者们把果汁和三明治递给刚从亚马孙雨林赶来的舒阿尔人。他们中的一些人以黑色油彩涂面,紧握手工雕刻的木质长矛,站在“文化之家”的台阶上俯视示威人群。

    几个街区之外,一群年轻人在向警察投掷石块。10月11日下午,大批示威者聚集在国民议会大门外,直到被催泪瓦斯驱散。《华盛顿邮报》称,手持棍棒和石块的年轻人试图占领立法机关,他们几乎每天都要试一次,甚至几次。

    在持续的抗议示威中,首都的机能基本停止了。《卫报》称,原住民还袭击了雨林里的油井,关停发电机,赶走石油工人,迫使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停产。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其原油出口遭遇了“不可抗力”的影响。

    “我们已接管(国家)机构和油井,现在,瓜亚基尔和基多一无所有了。”亚马孙土著领袖马尔隆·瓦尔加斯抵达“文化之家”时,向媒体记者们宣布。

    “这个国家必须恢复平静。让我们坐下来谈谈。”11日,莫雷诺通过国家电视台呼吁谈判。

    “我差不多有8天没开张了。我们关门了,什么都卖不出去。”51岁的店主珍妮·波维达对美联社抱怨,“谁都没权利破坏公物。我们有权工作,他们应该让我们工作。”

    “如今,所有东西都在涨价。”27岁的电影专业学生豪尔赫·洛扎诺告诉美联社,他支持抗议活动,因为他出身于农村,家庭在温饱的边缘上“挣扎”。

    46岁的法学教授玛利亚娜·云贝往鼻孔里插了两根棉签,以防被催泪瓦斯呛着。在她看来,这个国家摆脱经济困境的办法不是让穷人掏更多的钱过日子,而是叫富人缴纳更多的税。她告诉《华盛顿邮报》,在她生活的玻利瓦尔省,土著农民没有水利设施种植玉米和土豆,也没多少牲畜;超过40%的儿童营养不良,许多人月生活费不到30美元。取消燃油补贴后,巴士司机把从农村到省会瓜拉兰达的车费从两美元涨到了4美元。

    “不幸的是,国家尚未制定政策来引导经济资源,使土著人和农民摆脱贫困。”云贝说。

    土著人“为保卫领土而战”

    《华盛顿邮报》发现,基多的抗议者将营地打造成了微型城镇,各种功能一应俱全:有照顾婴儿的托儿所,大一点的孩子另有地方玩耍;为了保护妇孺,男性和女性示威者各自有休息区;医学生和志愿者送来食物、饮料、衣服和卫生纸等日用品;垃圾被分类回收。

    11日下午,公园里洋溢着过节般的气氛,人们躺在草地上,小贩们出售烤猪肉、鸡肉串和香肠。“文化之家”里,抗议者需要休息时,就裹上毯子,躺在桉树枝铺成的床上。

    大剧院是这里最大的建筑,盖丘亚人在这儿焚烧桉树叶,纪念死于示威的抗议者,死者中包括一名土著领袖。

    抗议者俘虏了8名警察。10月10日的追悼会上,被俘的警察被迫抬着一口棺材。美联社称,死者据说是在冲突中被杀的土著活动人士。早些时候,一名警察被迫以国旗披肩、戴上土著人的帽子,被俘的唯一一名女警擦拭着眼泪。这两名警察似乎没受到伤害,他们在10日晚间被释放。

    “未来一片黑暗。”经济分析师费尔南多·马丁对美联社说,“希望双方都能意识到,他们正在伤害自己和国家。这对厄瓜多尔不好。”

    《华盛顿邮报》称,莫雷诺的政治地位严重动摇,但似乎没有被立即赶下台的危险。莫雷诺一直拥有军方和国家机构的支持,还得到了美洲国家组织和诸多拉美国家的声援。

    “我们认识到,厄瓜多尔政府在促进良治和促进可持续经济增长方面作出了艰难的决定。”10月1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宣布,“我们将继续与莫雷诺总统合作,支持民主、繁荣和安全。”

    不过,莫雷诺有理由担心。工会、妇女权益组织和学生都在抗议他的紧缩方案,更需警惕的是,占该国人口多数的原住民站出来扮演了示威活动的核心。《华盛顿邮报》指出,土著不止一次驱逐过这个南美国家的总统,上一次是在2005年,时任总统古铁雷斯为履行和IMF的协议采取紧缩措施,结果引发数万人抗议,致使议员们投票罢免了他。

    土著的领导核心是厄瓜多尔土著民族联合会,瓦尔加斯是该组织的主席。他说,其他人反对政府的改革,而他们更进一步。

    “我们为保卫我们的领土而战。”他告诉《华盛顿邮报》,政府用来安抚IMF的措施,导致土著领土上开采石油和矿产的活动增加,“不尊重土著人的集体权利”。除非政府取消紧缩措施,不再将土地出售给石油和矿业公司,否则瓦尔加斯拒绝与政府对话。

    削减燃料补贴直接影响到农村的土著农民,增加了他们把货物运送到收集站的成本。奥斯库对《华盛顿邮报》说,这就是他们赶来首都的原因。

    “汽油价格上涨,社区(居民)的收入就会减少。”他对莫雷诺隔空喊话,“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我们的权利。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主意,就别当总统了。”

 

一颗洋葱背后的政治风波
“游客太多”是欧洲“幸福的烦恼”
美国“退群”新目标:《开放天空条约》
美军撤出叙利亚不是“昏招”
无源雷达能“终结”隐形战机吗
厄瓜多尔财税改革引发大规模抗议
为要二孩,她们选择“试管婴儿”
中日韩应扮演东亚经济一体化核心
启德:理工科留学生“钱景”光明
印度海军“封杀”土耳其船厂
买彩票充值送彩金 网上百家乐送彩金 下载就送彩金的棋牌 信誉的送彩金打鱼 67娱乐系统 滚球网站送彩金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 澳门银河官网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送彩金的娱乐网